试析地摊经济的过去与未来

曾几何时,流动摊贩是许多城市的城管的较量对象。在近期,屡见城管主动动员小贩到指定地点摆摊经营,不少小的商贩接到了城管队员打来的电话。但是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是,城管和流动摊贩主体之间真的是矛盾的吗?Musubi觉得答案是否定的,流动商贩和城管之间并不一定是一种对立关系。往往在城管和流动商贩之间爆发冲突,是由于城管维护城市公共秩序的目标、价值取向和具体手段等与流动摊贩的一种灰色经济行为去实现生存保障权利之间的矛盾。有学者研究认为造成城管与流动摊贩之间矛盾甚至出现公务化暴力的主要原因是执法者素质低下、利益驱动、制度缺失等,也有许多学者提出城管问题的出现和我国转型期城市化进程中,城市管理与居民生存保障权利之间存在巨大而又深刻的制度断层密切相关。许多学者提出对城管执法者素质进行提高,或进行人性化执法。Musubi认为,解决地摊经济问题应该从地摊经营合法化,走出灰色经济圈,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的方面着手。避免官僚体系的层层管制,以及现有法律法规对既得利益者有利。

但是我国传统地摊经济具有流动摊点不稳定,且流动摊点占道经营,其占道行为及经营所产生的垃圾不仅经常影响了居民的正常生活,还往往影响了道路通行等特点。具有经营许可证的商家,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批流程,对于店铺还需要缴纳房租,生产经营行为还要承担一定的税费等。而国内现有的流动摊贩无需办理任何证件,无需缴纳房租,也没有向国家缴纳税费,其在无形中也损害了许多正当商铺的利益以及国家利益,同时也打造出一种不公平竞争的市场氛围。

在吕燕关于流动摊贩的研究《权利均衡、流动的风景与走出城管困境———关于扬州市流动摊贩城管状况的调查与启示》中显示,扬州市当地的流动摊贩面临生存困境有4个特点:(I)受教育程度低,文化素质差(II)以中年人为主,生活贫困,承担较重的家庭责任(III)流动摊贩经营规模较小、从业时间长(IV)流动摊贩生存风险极大。在流动摊贩与城管的博弈中,往往是一种猫捉老鼠的关系,通过突然袭击的方式,没收其生产资料。但在流动摊贩中,与平常媒体一元化宣传的暴力执法不一样的是,城管已经不断改进执法方式,有许多的流动摊贩依旧认可城管的执法行为。在城管的眼中,许多的摊贩也是被同情的对象,往往许多的是一些能吃苦耐劳的、善良的老实人,他们靠自己的劳动养活家人是值得社会尊重的

王岩《城市精细化管理如何包容地摊经济——基于上海中心城区的实证调查研究》一文中提到上海这一特大城市的地摊经营者的年龄分布较广,从20多岁的大学生到70多岁的老人都有,主要分布在30岁至60岁之间。年轻人中,一部分是白领兼职,一部分是在校大学生兼职;老年人中,主要是上海本地居民,在自己居住区附近摆摊。

在当今时代的高速发展,许多低级劳动力被社会所淘汰,而且就业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流动摊贩往往是一群缺乏生产资料的被边缘化群体。因为缺乏生产资料,其经销的产品也具有许许多多的问题,如产品劣质,食品安全隐患等等问题。

1969年,利普斯基在美国政治科学年会上所发表的文章《走向街头官僚理论》中开创性地提出了“街头官僚”的概念和理论雏形,聚焦在政治体系当中,政府与民众接触所存在问题的‘地方’“。街头官僚的自由裁量权是导致城管执法与流动摊贩对象的冲突的主要因素。

流动摊贩和城管之间的支付矩阵

 城管的策略
进行管理不进行管理
流动摊贩的策略进行经营A;BC;D
不进行经营E;FG;H

 

通过简单的博弈分析,可以发现对于流动摊贩来说(从其普遍特性假设对流动摊贩而言从事流动摊点的经营工作是其最佳选择),城管不进行流动摊点的管理时他们所得收益C一定会大于城管进行管理时的收益A,从经济层面考虑会流动摊贩实现经济收入的增加,同时心理层面考虑避免了担惊受怕的负担;当然A一定不小于流动摊贩采用其它谋生手段的收益E。当城管不进行管理时,可能存在其他流动摊贩进行经营,此时不进行经营的流动摊贩的收益也会小于其他流动摊贩的收益C。

同时对城管基层街头执法者的收益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完成上级官僚设定的任务,以保住自己的工作,同时完成一定量的查办会获得奖金,促进他们进行管理。否则城管将面临更大的损失。由此可推出对城管执法来说有流动经营时管理的收益B一定不小于无流动摊点需要进行管理时的收益F,当社会不需要管理流动摊点时他们将失业,此时的收益H应该是负值;如果社会存在流动摊点但城管不完成任务,则他们将面临待业或失业,则收益D也是负值

根据对这个模型的求解发现其最优解为流动摊主的最佳策略是A进行经营,城管执法者的最佳策略是B进行管理。同时,现实中的城管与流动摊贩之间并非简单的一次性博弈,但由于其职业性质和管理模式决定了城管与流动摊贩之间会发生多个一次性博弈或有限次博弈,因此各博弈方的正确策略都是采用一次性博弈中的纳什均衡解。即导致了现在城管进行管理和流动摊贩进行经营的冲突。

但是在流动摊贩的种种因素下考虑,传统地摊经济有着较大的负外部性会导致许多的问题,如交通堵塞、卫生环境脏乱差的公共问题、产品质量不符合标准、影响市场秩序、影响城市治安、国家税源流失的社会问题。但同时也具有着提高城市弱势群体收入水平和增加社会就业,缓解社会稳定方面的压力等优点。

对地摊经济的展望

首先,传统地摊经济作为一种灰色经济在我国新中国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将其合法化应该是首要目的。合理确定税收征收标准,既不能过度加重本身就缺乏生产资料而从事地摊经济的经营者的生存负担,但不能放任灰色经济而导致的税款流失,实现国家、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多赢。同时规范政策和管理条例,具体规定相关管理办法和处罚措施,保证有法可依,有章可循。避免城管街头官僚政策导致的执行偏差,已经流动摊贩无相关生产规范的不良影响。

地摊经济投资比较低,能够满足地摊经营者可能存在的生产资料匮乏的问题而且行业和门类广,包容性强,对文化较低、缺少专业技能等在就业竞争中处于劣势的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它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工作问题,缓解了就业的压力,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

地摊经济能够营造一种特殊的城市文化。摊点上通过出售特色物品以体现地区的风土人情,无论是在生活活动区还是旅游景区,地摊经济都能为城市居民的休闲娱乐提供随心所欲的去处。

在日本,地摊被称之为“屋台”(やたい),并且制定了《食品卫生法》,《消防法》,《道路法》和《道路交通法》等法律来对地摊经济可能导致的问题进行规范。以1964年东京奥运会为契机,在日本大量的不卫生的摊位被淘汰。21世纪初通过的《暴力团排除条例》也实现了避免黑社会团体对流动摊贩的剥削。商业行为需要根据《食品卫生法》获得公共卫生中心的营业执照,同时根据《道路交通法》获得警察署的道路执照。

同时,往往只能在节日庆祝的时候见到流动摊贩。由日本政府进行了有关规定所以只在等特殊时间开店。通过举行一些节日庆祝,在特定的地点进行流动摊点的集中开设,一般设置在热闹地区的广场或绿化地带(如日本东京N H K 广播电视大楼前的绿荫及广场, 新宿高层建筑前,中野 、涉谷的开放性公园等)。日本的大报《读卖新闻》和《朝日新闻》也定期刊登有关跳蚤市场举办的信息,来保障相关者的利益。此外,跳蚤市场也有专门的小报,介绍市场情况、举办时间和地点 。都能为摊贩的经营和消费者带来了很大便利。也有一些市民自行组织跳蚤市场,一般会在网上贴出一个告示供大家申请。这一类的跳蚤市场一般占用的是当地的公共场所,一般不收任何摊位费,只要你申请了, 实现当天申请,当日出摊。

在福岡市超过115万人通过屋台就业,每个摊位日均接纳消费人数30人,每年开放257日。(30人/天/屋台× 257天× 150家屋台= 1,156,500人,街道销售额= 1,156,500人x 1500日元= 17.3亿日元)屋台经济还为当地经济带来其他副产品的消费:4.3亿日元住宿消费,4.9亿日元购物消费,3.0亿日元纪念品消费,6.7亿日元交通消费,1.6亿日元餐饮消费,1.1亿日元其他消费(门票等)总共21.6亿日元。同时还有 1.7亿日元市内交通费用。总共收益:17.3亿日元+21.6亿日元+1.70亿日元= 40.6亿日元。有6.3%的游客使用了屋台消费。

在我国可以通过结合互联网平台,加大摊贩销售推广。规范流动摊贩经营地点和经营时间,优化规划设计,避免对城市现有交通的不良影响,缓解城市管理成本的压力,在尊重和保护流动摊贩的基本权利的基础上科学管理城市。增强流动摊贩素质培训,政府为他们一些相关提供基础技能培训,增强社会责任感。

关于基础技能培训,在日本东京可以通过参加每个地方政府开设的培训课程来获得负责食品卫生的人员的资格。通过定期上课,每月大约在各个地方举行7-10次。

对待流动摊贩不能习惯性的极端化思维,要么新晋门槛苛刻,要么放任自如,两者都不够可取。

结语

究其而言,我国当今处在一个飞速发展,经济贫富差距加大的情况下。如何在低收入人口众多、存在许多失业人口的情况解决下他们的就业问题,地摊经济的存在显然是必要的。它解决了许多人的就业问题,为底层人民生活提供保障。同时它为市民的消费提供了多层次的、多方面的需求,提供了很大的便利。而且,它不只是具有经济意义,还具有社会意义和文化意义,应该良性引导这种持续了千年的民族文化,并向世界推广,促进旅游业的发展。但是,对于它产生的许多问题,例如造成城市的环境污染、交通堵塞以及影响市场竞争秩序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政府对于地摊经济,应该进行合理引导、完善法规,消除其作为一种灰色经济的现状。为流动摊贩提供一个稳定的政策和经济环境,同时为市民解决环境破坏和产品质量监管的问题,并且为市场提供一个有秩序的经济环境。

来源

[1]  摘自 权利均衡、流动的风景与走出城管困境——关于扬州市流动摊贩城管状况的调查与启示[J] 吕燕.理论与改革 . 2010 (02)
[2]  摘自 城市精细化管理如何包容地摊经济——基于上海中心城区的实证调查研究[J]. 王岩.中国发展观察 . 2018(13)
[3]  摘自 http://www.city.fukuoka.lg.jp/data/open/cnt/3/31264/1/yahiro.pdf?20161027105721

Leave a Reply

召唤伊斯特瓦尔